烽烟望断

2011年12月05日 09:24:03

  □本报记者范建明

  让一座山,能够见于典籍并声名流播的,除文人翰墨外,还有史迹和传说。青史往往由烽烟而构成,传说往往以情爱为主题,陈石山的人文现象,也脱不开此规律。

  由于罗汉岩峰岩扑朔,路径迷离,自然成为烽烟频生之地。屯兵,避难,游击,围剿,风光在险处,史迹也在险处。试剑石,大寨岭哨口,晒衫岩……只要听听陈石山及其一处处景点名字,就能够感受到当年的刀光剑影和弥漫硝烟。

  陈石山,与南朝皇帝陈霸先有关。相传陈霸先小时候曾邀同伴到罗汉岩拜师学艺,习文练武。在古寺名师指导下,练习攀山、打拳、射剑、格斗,不久成为方丈门下高徒。南朝梁简文帝时,陈霸先被朝廷重用,曾坐镇豫州南昌,都督六都军政大事。公元550年,广东岭南节度使蔡路养、定州剌史萧勃等带兵反叛,占据瑞金、于都、宁都等地。陈霸先派出助手李迁仕等将军前去平叛,无法取胜。陈霸先亲自统兵直逼瑞金,也吃了败仗。为此,陈霸先把余部撤至日东、壬田一带休整,屯兵操练。直到今天,景区内的晒衫岩营舍、大小寨、点将台遗址等,还残留着当年的军事痕迹,可见陈霸先在罗汉岩曾经含辛茹苦严格练兵。第二年,陈霸先以精锐之师歼灭叛敌,活捉叛军首领。

  明末清初,罗汉岩也曾弥漫硝烟。这在史册上少有记载,而在诗人谢适四首《罹难诗》可以看到。据他在序中记录,“廿一日兵破陈石寨,嗔其闭关相抗。倏忽间,天地惨昏,尸横京积。始信昔日屠坑,断非传闻之误。余在难中,幸以身免。”谢适家在叶坪谢排,虽然离罗汉岩有些距离,但出于对清兵屠坑传闻的恐惧,也和村民来到罗汉岩。也许村民曾经对据险相抗惹恼了清兵,“兵破陈石寨”后大开杀戒,谢适带着一家老小四处逃命。大概谢适在写作诗歌《陈石十二景》时,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罗汉岩会生出狼烟遍地的情景,诗与史,景与事,像杜甫的诗笔一样,丰富起来。

  还有一段史册有载的烽烟,是太平军的驻扎。1864年9月,幼天王洪天贵福随着太平军冲破清军围追堵截,转战到罗汉岩一带。干王洪仁轩安顿好幼天王后,急忙修筑碉堡,布设哨位,在大寨和小寨两个隘口分兵把守,严阵以待。清军席宝田、曾国藩等布兵双巴岭、大龙岭、兰头岽一带,对罗汉岩实行包围之势。两军对垒,一场恶战不可避免地发生,而罗汉岩没有成为太平天国历史的句号。今天,在一片平缓山凹里,仍然可见太平天国军当年兴建的十多间土坯房,残垣断壁依山傍水一字排开,土墙采用石灰、食糖、粘土等混合而成,经百年风雨侵蚀,除瓦面无存外,墙体至今还很牢固坚实。

  离我们最近的,当然是八十年前的烽烟。瑞金游击队曾在罗汉岩排兵布阵,击退过靖卫团的围剿。《红色摇篮》剧组在罗汉岩布设烽烟,那只是一种历史的回望。红色历史的附着,让罗汉岩烽烟望断,走向了和平与安宁。

  

  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