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汉岩赏雾

2011年09月14日 15:50:42
 

罗汉岩赏雾

    钟同福(象湖)

  站在罗汉岩土地上,不论从什么地方,也不论从哪个角度,随意裁剪下一块,都是一幅令人赞叹的山水画,如果说夕阳映照下的蜡烛峰,是金碧辉煌热情奔放的西洋油彩画,那么,山环雾绕如真如幻的罗汉岩,就是一幅气韵流动酣畅淋漓的水墨大写意。

  罗汉岩,又名陈石山,距瑞金城二十公里,传说掘地得十八罗汉而得名。山下的陈石水库建成后,更造就了罗汉岩奇幻万千的晨雾美景,浓雾深锁罗汉岩,远山如黛,白雾如雪,山环雾绕,朦胧缥缈,宛如仙境。天清气朗的早上,当东方的天空由暗转亮时,浓浓的白雾便开始从陈石水库和玄月湖中升腾而起,白雾仿佛煮沸的开水,顺着山势慢慢上扬,高高低低的山头渐次隐没,浓雾越升越高,连成白茫茫的一片雾海,像厚厚的积雪,又像松软的棉花,在晨风的吹拂下更像波涛起伏的大海,绵绵不绝的白雾借助风势爬上山头,涌入深谷,像白练横空,又像飞瀑急泻青黛的山峰,在涌动的浓雾中时隐时现,影影绰绰,变幻无穷。

  掩映在茂林修竹中的马尾水撒珠泉和撑腰岩上面的海云寺,是罗汉岩晨雾美景中最为绝妙的一笔。那些风景在晨雾中依稀只见一些大概轮廓,炊烟或是香火烟雾从房顶袅袅升起,转眼便融入茫茫白雾之中,分不清哪是炊烟那是白雾。当雾气散去时,可以隐约看见早起的出家人出入寺庙,那灰色的身影穿行于白雾里,飘飘然好似御风而行,置身于浓雾之中,丝丝缕缕的白雾飘来飘去,仿佛伸手可及,清脆的鸟鸣与飞瀑相互应和,犹如空中和音,潮湿的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泥土芬芳,令人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

  太阳升起来了,乳白色的浓雾渐渐变成了透明的粉红色,万道金光穿过厚厚的雾幕,幻化一串串眩目的七彩光环,衬托得背阳的山坳更加幽暗,巨大的反差把罗汉岩晨雾的水墨效果发挥到了极致,阳光下,浓雾开始消散,远远近近的山头,重新浮出海面,高高矗立的蜡烛峰像照耀风景区的火炬。八音涧在浓雾的弹拨下绵绵不绝地流淌着无尽的旋律,随着太阳渐渐升高,峡谷深处的玄月湖最终也露出了面孔。

  要说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”,我认为“天下名山僧道占”这句话更贴切、更实在。 观罗汉岩晨雾,欣赏云雾中仙境般罗汉岩风景,活脱脱就是诗中优美意境的真实写照和完美再现。难怪清代一位文学家在此观雾十日不厌,称罗汉岩的晓雾“白如雪、软如绵、光如银、阔如海、薄如纸、动如烟、静如练”。著名文学家、瑞金知县恽敬在此观晨雾时听见“雾之有声”。据说山下人常能看到持续十余分钟哗哗作响的雾瀑,可惜我无缘欣赏到,真是美中一憾。

  茫茫白雾滋养了罗汉岩的生机和人之灵性。云雾依恋着青山,青山簇拥着云雾,正是这山与雾的深情眷恋,正是这沉雄与轻柔和的水乳交融,才造就了罗汉岩的云雾奇观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